银河电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企业文化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1个男人,7个“老婆”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16-11-01 13:52

深圳新闻网讯 1个男人,7个“老婆”。刘敏原以为自己不过是遇到了感情骗子。却没想到,她原来是误入了传销公司,投入的40多万元打了水漂。
 
  记者调查发现,该传销团伙实际上是一个跨境传销集团。尽管骗局早已被曝光和查处,但该团伙的公司却改头换面又一次死灰复燃,深圳已成受害重灾区。刘敏所遇到的实际上是该公司一名“伯爵级”分销商。
 
男子谈七个“老婆” 全带去搞传销 诗贝朗集团公司的内部奖金制度。深圳晚报记者 余瑶 摄
  网络结识“老公”被带入行
 
  “老婆,我想你了”,这是情人之间常用的语句。但对赵杰来说,这更像一句口头禅,他有很多个“老婆”,刘敏(化名)不过是其中之一。
 
  刘敏是“70后”,来深圳十多年了,认识赵杰纯属偶然。2014年的某一天,通过“附近的人”她加了赵杰的社交软件。但刘敏不太搭理太过热情的赵杰,两人几乎没什么交流。然而从2015年开始,刘敏的生活颇为不顺,赵杰的热情似乎渐渐成为了一种调剂。他们开始频繁联系起来,2个月后便开始约会了。
 
  赵杰五官端正,50岁的年纪却丝毫看不出已是当爷爷的人了。他一口山东话,自称当过兵。事后刘敏依然不否认他确实是个有魅力的男人,“油嘴滑舌,一张嘴厉害的不得了,心都化了。”
 
  他们相识没多久,赵杰便多次向刘敏介绍一笔“能赚大钱”的生意,并提出带刘敏去香港“考察”。赵杰开着一辆宝马,在宝安区有一套房子,他说这些都是这种生意带来的收入。出于信任,7月初,刘敏跟着赵杰去了一次香港,见识到了赵杰口中的“生意”。
 
男子谈七个“老婆” 全带去搞传销 图为香港诗贝朗集团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信息。 深圳晚报记者王飞翔 摄
  稀里糊涂的“生意”就是传销
 
  一开始刘敏并不清楚这个“5000港币获取经营权”“62587港币切大盘”的生意具体是什么,“很多东西我当时都稀里糊涂的,一直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。”直到赵杰带着她参观了这家叫“诗贝朗”的香港公司。
 
  “诗贝朗”公司(Sibellac Holdings Limited)位于尖沙咀商业中心的一幢高档写字楼,看上去颇为体面。公司运营模式是层级销售,当然,更为通俗的说法是“传销”。
 
  赵杰所谓的“切大盘”,即分销商发展的下线投入港币64000,用来购买公司产品,包括奶粉、熏香﹑手表、红酒等,公司内部由低至高分为七级,分别为普通分销商﹑爵士﹑伯爵﹑侯爵﹑公爵﹑勋爵和尊爵。花5000元港币即可成为“普通分销商”,而通过发展更多下线,则可以一步步晋升,直到“尊爵”。
 
  高层分销商在上训练课时,声称侯爵月入可达300万元港币;侯爵如果能在3个月内发展5名“侯爵”下线,等同3个月业绩接续突破100万元港币,即能晋身“公爵”,成为分销商中的骨干领导,有资格自组团队,设立独立公司。
 
男子谈七个“老婆” 全带去搞传销 图为亮碧思集团(香港)有限公司的注册信息。 深圳晚报记者王飞翔 摄
  赵杰告诉刘敏,这家公司的老总在香港有多处写字楼,这项事业十分有前途。加入后,刘敏每个月月初都会赶到香港,参加公司为期3天的“学习课程”。早上9点上课,晚上11点下课,中间极少休息。之后的3天外出活动,被称作“出kiss”(意为外出发展“下线”)。
 
  尽管是如此离谱的课程,也没能让刘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第一次,她花了5000元港币“获取了经营权”,并进行了一次“切大盘”,62587港币,没有收据没有发票。第二次,她更是一次性投入了30多万元港币,进行了5次“切大盘”。而刘敏每进行一次“切大盘”,赵杰可以收入约14900元港币。以此类推,如果刘敏的下线“切一次大盘”,刘敏也能获得14900元港币。
 
  赵杰的另一个“老婆”徐佳也被带往香港。兴致勃勃的她本以为只是度假,却没想到也被带入了这家公司。徐佳说:“即便是在当时看来,这也是个奇怪的公司。”他们学习的课程异常消耗人的精力,大喊大叫,看上去热情充沛,但徐佳和刘敏总觉得无法融入。这家公司每次开会都有几百人参与,大多为“80后”“90后”的年轻女性。参与“学习课程”的时候,她们还没有意识到,她们同有一个“老公”。
 
  “说真话”是赵杰用来忽悠“老婆”们的惯用伎俩。他每个月都会去香港出差,而每一次他都会告诉刘敏。刘敏说:“同行的几乎都是女人,每个月要带好几个。”赵杰总告诉刘敏这是生意伙伴,不要多想,然而他忽视了女人天生的敏感。很快,赵杰的“老婆”们就联系上了彼此。直到今年8月初徐佳已经联系上了6个同样遭遇的女人。
 
男子谈七个“老婆” 全带去搞传销 图为刘敏花费22500港币从诗贝朗买的手表。 深圳晚报记者余瑶 摄
  深圳成该团伙行骗“重灾区”
 
  记者查询香港特区政府公司注册处网站发现,“诗贝朗”全称为“诗贝朗集团有限公司”。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,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。然而,看似正规的一家集团公司实际注册资本只有1万元港币,而这也是香港特区政府规定的公司最低注册额度。
 
  1万元港币如何保障公司正常运作?“诗贝朗只是个影子公司,真正的幕后机构是亮碧思集团有限公司。”一位受访者透露。亮碧思集团因内地发展传销业务早已多次被警方查获,但因为公司注册于香港,因此公司在一次次的调查中逃脱。实际上,无论是“亮碧思”还是“诗贝朗”,两者经营模式雷同。
 
  一位长期关注亮碧思传销的受访者告诉记者,因为地域接近,深圳已经成为“亮碧思”传销模式的“重灾区”。
 
  一开始,心软的刘敏还想着生意归生意,感情归感情。但地铁站公告栏的一则告示,彻底将刘敏“判了死刑”。
 
  “请警惕香港亮碧思,这是一间香港传销公司,又名诗贝朗……”在地铁站公告栏上,刘敏看到了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公告。公告展示了其惯用的营销产品的照片。其中展示的奶粉品牌和刘敏所购买的一模一样。公告还提醒市民“如你掌握亮碧思(诗贝朗)传销组织在内地的违法线索,请及时向执法部门举报。”
 
  直到这时,刘敏才完完全全地确定,自己遇到的这个男人,就是以骗感情的形式来发展“下线”。